新华时评“新基建”更要有新考量

2020年8月22日 by 没有评论

新华时评:“新基建”更要有新考量

新华社北京3月24日电 题:“新基建”更要有新考量

主讲嘉宾:唐亚林(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

“新基建”要有长远打算与规划。要围绕经济高质量发展这个长期目标,把眼光放在如何激发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带动更多创新上来,而不是将其视为应急之策,盯着短期成本回收或眼前效益。

第二方面,用责任机制引领我们政治制度体系的运作机制。通过责任机制引领,可以达到建立回应机制、参与机制、透明机制、协商机制、协作机制、评价机制、监督机制,这样一些机制的建设。这些机制建设也是我们政治制度得到有效落实的表现。

我在上海浦东新区周家渡街道,从事了一项社区营造活动,生动体现了民主参与、民主协商精髓的这种形式。我们在考虑小区里的扰民树如何修剪的问题。但是,怎么修剪,出现了不同的意见。比如,在楼上的,他可能愿意截上面;住在楼下,就可能愿意把整个树都锯掉;无关的居民,想保留树木整体。怎么办呢?当时我们请了这个辖区范围内一家单位的绿化工程师,到这里指导广大居民讨论如何修剪,形成了一个有效修剪扰民树的做法。

最后一点,就是围绕公权力运作的三大实际形态,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财政权、决策权和用人权,建构以公开透明、参与协商、制约监督为重点的权力运作程序与制度。比如说,我们通过加强决策前的听取意见和参与协商,像我们各地出现的听证会、民主恳谈会、议事会等这样一些丰富的形式或者程序,然后在决策实施过程中,加大监督和落实,在决策落实后加大对决策的评估和进一步改进,就可以形成一种程序透明合理、环节衔接配套、举措系统有效的权力运作体系。

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的显著优势分析

用好“新基建”之策,为创新筑牢“数字基础”,让其进一步推进优化供给能力,引导和满足消费升级,中国经济发展必将拥有更多动力!

中国之治,懂了!② |“人民当家作主”让“中国之治”路更宽

“人民当家作主”让“中国之治”路更宽

首先,建构了系统配套的制度体系。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第一,人民行使权力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第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第三,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爱国统一战线,爱国统一战线画出了一个最大的同心圆;第四,是各民族共同繁荣发展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最后,就是我们讲的,广大人民群众广泛参与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

完善和发展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

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的显著优势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完善和发展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的思路,我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着手。

在新旧融合过程中,政府应下更大功夫去解决市场投资中遇到的障碍和问题,更加注重探索投融资机制创新,通过提供规划、标准,提升信息透明度、数据共享程度和制定相应政策为市场创造良好条件,同时做好监管,严控风险。

“新基建”要瞄着市场走。数字化、智能化的进程从来都是由创新来推动,需要经过市场的历练和选择。着眼于科技发展前端、旨在夯实数字基础的“新基建”,技术含量很高,前瞻性要求也很高,同样要由市场来主导,鼓励不同主体运用市场机制开展合作,充分发挥企业的专业能力、创新能力和适应市场变化的能力。

为做好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宣传与群众性教育工作,在市委宣传部指导下,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上海东方青年学社与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联合拍摄制作“中国之治,懂了!”13集主题系列短视频,邀请权衡、桑玉成、唐亚林、叶青、李琪、陈东、黄晓春、文军、诸大建、刘统、严安林、黄仁伟、吴海红等13位沪上知名专家学者担当采访嘉宾,紧扣四中全会《决定》内容,从13个方面系统解读中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伟大成就及完善、发展之路。短视频每集5分钟左右,将专家解读与MG动画、实景画面相结合,帮助广大党员干部和市民群众深刻理解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的核心要义和理论精髓。

第二,一般来说,民主制度包括两个层面,一是国家层面的民主制度,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讲的人民行使权力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社会层面的民主制度,就是前面提到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这两种制度有机衔接和贯通,实际上就让我们广大人民群众有了广泛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经济文化事业和社会事务的途径、渠道和制度形式。

“新基建”的价值不仅在“建”,更在“用”。但用好“新基建”之策,让它为产业发展、城市转型等提供助力,还需要有新路径。

通过这种议事会的形式,协商得出了解决方案,最终实现了人民意志得到有效保障和落实的实践目标。

近日,多个省份陆续发布了2020年重大投资项目,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占据了相当比重。通过“新基建”助推经济社会发展早日全面步入正常轨道,成为很多地方的选择。

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的显著优势的最后一点,就是通过五大民主形式把民主过程落到实处。我们以前讲民主过程,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十九届四中全会的《决定》,在四大民主基础上,增加了民主协商。实际上就是要把民主过程落到实处,进而把民主的价值、民主的过程、民主的绩效以及民主的发展道路统一于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中,从而实现人民群众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监督的目的。

首先,现在西方政治制度的特点,主要是对权力的制约和权利的维护,但是对发展的均衡推进做得不够。中国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制度体系,在这个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而且有效建构了一个通过民主参与、民主协商、民主监督、民主绩效,这样一个关于政治制度本身的评价标准。

“新基建”要进行内外衔接。经过多年发展,我国经济格局早已发生了重大变化,2019年全年经济总量逼近100万亿元大关。如此庞大的体量单靠投资拉动来刺激增长已不现实。固然“新基建”会直接拉动不少投资,但更应关注它对创造就业、推动转型、孕育创新的作用,把重心放在如何挖掘数字经济“深度”上来,从如何带动消费、构建产业生态、推动城市转型等方面设计相应的政策和着力点。